“谢总。”

    策划部经理李凡站在办公桌前,怀里抱着几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头也没抬,问。

    “最近公司旗下的汽车品牌已经着手准备上市,但是...”

    他yu言又止,谢云汀抬眼,把玩手里的钢笔,“但是什么?是生产线出现了问题还是别的?”

    “没,就是我们打算聘请最近大火的艺人来代言咱们的汽车品牌,所以我们从十几个艺人里挑选了几个出来,由您敲定谁来负责代言。”

    李凡把手里挑选出来的几个艺人信息递到谢云汀面前。

    “之前开会让你们想策划,你们最终就敲定这样的方案?”

    谢云汀接手公司铭瑞汽车这条线前,铭瑞汽车的目标顾客一直是中老年人,因为这群人不像年轻人,他/她们手里有资金充裕,可以没有半点顾虑购置新车,所以公司设计出的车型偏好中老年人喜Ai的风格。

    前些年还好,但后来不知为什么,铭瑞汽车的销量开始呈下滑趋势,到最后险些‘破产’,后来她上任执行董事后,大手一挥招来国际上知名的汽车设计师负责车型设计,并放弃投放中老年人市场,改为迎合年轻人。

    现在新的车型外观已经设计完成,就差制作广告投放各地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谢总,明星效应可不能小觑,他/她们可以为了偶像不惜砸重金购买艺人代言的物品,前段时间有位当红nV艺人代言了某国际奢牌,身上戴的耳环、项链和戒指两天就售罄了,而那位nV艺人前两天代言的另一高奢,光是一个戒指就高达十几万,也在短短两天售罄。”

    李凡噼里啪啦说了大堆,谢云汀捏着钢笔一下下地磕着桌子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翻阅摆在面前的艺人资料,有最近大火的nV演员;有成团出道的C位Ai豆;有演了一部耽美电视剧后红透半边天的小鲜r0U,还有...她的弟弟,谢云洲,不,他改了名,叫徐廷洲。

    李凡看她在徐廷洲的资料上停留很久,笑道:“他最近可火了,国际版抖X上都是他的视频,b那位演了耽美电视剧的小鲜r0U还火。”

    谢云汀没接话,来回翻阅资料里谢云洲拍摄的广告大片,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纹了纹身,在后颈第五个颈骨处纹了朵紫sE的鸢尾花...

    鸢尾纹得很JiNg致漂亮,浓郁的紫sE衬得他皮肤甚是雪白。

    “谢总,要不就定他吧,他的外型很符合我们的品牌形象。”

    李凡提议道。

    公司里没几个人知道谢云洲是她的弟弟,除了秘书和总助,还有高层领导知道外,其他/她人并不知道这位未来巨星和她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弟。